來自外星的拜訪


傳統亞洲教育與西方課堂討論最大的差異,在於學生與知識間的關係。教學手法嫻熟的亞洲教師,擅長將知識複製進學生的腦中;因此,教師更偏好具備固定答案的教學材料,方便規格化這些需要散播的知識。頂尖的亞洲學生也總是不負師望,成為頂尖的知識複製者。


相反地,習於引導思辨的西方教師,精通於協助學生主動探索與發現知識;因此,教師在課堂上鮮少假設固定答案,而是拋出各種與主題相關的問題,並且保持彈性以回應學生天馬行空的答案。


在FUNDAY國際英語學校的課堂上,經常能夠看見這樣西式討論的互動過程。讓我們看看 Tommy 老師在地理課堂上,怎麼解說地理學上的「絕對位置」與「相對位置」。


傳統上,亞洲老師們通常是這樣說的:「絕對位置」是目標物在空間位置中的單一表達法,不會因為觀察位置改變而更動,例如經緯度與地址。「相對位置」則藉由標示目標物與其他事物間的關係,以說明目標物在空間中的位置,例如我家在郵局旁邊。厲害的亞洲老師會多舉幾個範例,確保學生知道上述解說的內容。確認這個知識點學生理解以後,就移動往下個知識點。許多亞洲老師甚至會覺得這兩個概念太基本太簡單,根本沒必要多費篇幅--畢竟進度壓力就在那兒呢,好多知識必須謄進學生腦袋裡呀。


然而,Tommy 老師這樣問了 Patt:「想像你現在有個外星人朋友,叫做 Ali,她想來地球拜訪你,你會怎麼跟她說,你在哪裡呢?」


「我家在...台北市,復興國小旁邊。」Patt 詫異地眨眨眼睛,畢竟這是個看似很簡單,卻從沒人問過的問題。


「很棒的回答,不過你這樣回答,是希望 Ali 能夠...?」

「我希望 Ali 可以找到我家在哪裡。」

「很好。但是,復興國小旁邊有很多地方對嗎?圓環也在復興國小旁邊,FUNDAY學校也在復興國小旁邊,但是,圓環和FUNDAY學校可能都不在你家旁邊。這樣 Ali 好像會有點難找到你家,對嗎?」

「對,所以,我應該會跟她說我家的地址。」

「沒錯,因為只有你家在那個地址上,只要找那個地址,就可以找到你家,對嗎?這種方法,我們就叫作『絕對位置』。」


「所以絕對位置比較好,對嗎?」Patt 好像覺得剛剛自己回答錯了,有點沮喪。

「不一定喔!你剛剛為什麼會想到說學校附近呢?Patt?除了你家在哪裡之外,你是不是還想告訴 Ali 什麼事情,所以才提到學校?」

「學校裡面有很多人。或許 Ali 討厭人多的地方。」

「哈哈,你真體貼。沒錯,雖然絕對位置可以告訴我們清楚的位置,不過,或許絕對位置帶給我們的資訊,並不是最充分的。很多時候,我們更想告訴別人,這個東西的旁邊有哪些東西,例如我家的旁邊有學校,這個就叫作『相對位置』。你家旁邊有什麼,對於 Ali 而言,可能很重要呢?Sherry?」


在短短的三分鐘內,Tommy 老師就透過外星人朋友 Ali 這個想像案例,讓學生自己發現答案,並且提出疑問,甚至把這項自己發現的知識,重新應用在切身的生活當中。在課堂上,學生不再是被動接受老師的知識灌頂,而是主動把這些知識與自己的生活關聯起來。學生不再是個知識的複製者,而是個知識的創造者--我們相信,這也是西方文明的動力根源。


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