諷刺修辭與我們心中的孩子


在台灣的教育中,我們似乎極少介紹「諷刺」這個文學技巧。就算是在高中國文的修辭領域,也並未提及諷刺的手法--諷刺的是,「諷」這個中文字淵遠流長,甚至可以追溯至《史記》、《國策》。然而,在西方文學中, “irony” 是個核心的文學技巧,並且在任何基礎的文學課程都會進行講授。


因此,在得知 Tommy 老師於 FUNDAY 國際英語學校開設 Irony 的課程時,我就滿懷期待地預告,我會前往教室中一探究竟。


「...所以,當朋友邀請你出門打球,到球場卻開始下起大雨,你會說底下哪句話來表示諷刺呢?Lucas?」

「呃,我知道答案是『今天天氣多棒啊』,但是我不會那樣說,因為那聽起來很混蛋。」Lucas 皺著眉頭說。

「你是對的,這句話聽起來滿傷人的!那你會怎麼用諷刺來表達,你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很糟糕呢?」Tommy 老師笑著問。

「哇,這句話聽起來真討喜!」Lucas 大笑地回答。


「哈哈,說得好。那麼,你覺得為什麼你在說『這句話聽起來真討喜』的時候,你會覺得這麼好笑呢?」

「因為...因為...因為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在說反話?」Lucas 思索了好一陣子。

「這個想法很接近。不過,讓我們想想,假使我不知道你在說反話,還回答你說『對啊,我好喜歡這句話』,你還會覺得這麼好笑嗎?」

「不,那糟透了!」Lucas 搖搖頭,然後突然瞪大眼睛:「喔,所以你是說,我會覺得好笑,是因為你知道我在說反話?不對,應該說,我知道你知道我在說反話?」


「完全正確!那你感覺怎麼樣?我是說,當你知道,無論你表面上怎麼說話,我都可以理解你的時候?」

「我覺得很放鬆、很開心,因為那好像是你真正懂我,而不是只聽到我表面上的那個意思。」

「對喔,這表示,很多時候我用諷刺來表達,是因為我知道對方可以理解,對嗎?那麼,想像你約朋友出去打球,到球場卻開始下大雨,你朋友諷刺說『今天天氣多棒啊』,但是你理解他不是在責怪你害他淋濕,你會怎麼回答?」

Lucas 秒答:「對啊,我就是喜歡看我們倆都淋濕的樣子!」


等全班笑聲落定後,Tommy 老師接著說:「看來 Lucas 和大家都知道怎麼妥善地使用諷刺了。諷刺是個很有用的說話方式,因為這讓我們發現,很多時候聽其他人說話,不能只用字面上的解釋。我們必須替對方設身處地著想,並且察覺說話者背後的真實感受。你們以後會遇見很多故事。這些故事可能在書裡,也可能來自你的朋友,更可能發生在你的實際生活中。沒有一則故事,能夠只用字面解釋--而今天你們學會了閱讀故事的第一步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介紹『諷刺』這個說話方式。」


「剛剛那堂課的引導真的太棒了!」下課後,我忍不住表示讚嘆。

「嗯,我就不把這句話當作是你學以致用地在諷刺我了。」Tommy 朝我眨眨眼露出壞笑。

「哈哈,我是說真的。我沒有想到可以這樣向這個年紀的學生解釋『諷刺』的文學意涵,還解釋得那麼清楚。」

「就算小學生,也已經會口是心非,也已經渴望被理解了喔。」Tommy 半垂著眼帘凝視著我:「或許每個人心中也都還有個孩子沒被好好照顧,我們才產出、也才需要這麼多偉大的文學作品吧。」


那個瞬間,我頓時領悟,FUNDAY 國際英語學校的老師們從未將孩子貼上年幼、缺乏經驗、不諳世事的標籤;相反地,這些老師看見的是每個學科的根源,也就是在我們還是孩子時,面對世界抱持的那種熱切好奇--這也是帶領孩子困難之處:假使孩子不覺得那是個她想問的問題,給予她再多解答與知識都徒勞無功。諷刺的是,我們的傳統教育往往使用解答與知識,揠抑了孩子進行探詢 (inquiry) 的初苗。


每個人都曾經是個孩子,每個人心中的孩子也都還對這個世界抱持期待與好奇。FUNDAY 國際英語學校,從知識的初心開始,守護與滋養著孩子們的提問,讓孩子感受自行創造知識的樂趣。


1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